性別


我覺得既然我已經踏入菩提禪修了,雖然這個財布施,我是沒有這個,沒有這個本事,但是法布施或者力布施,我一定會做到。好好的做,盡量的做,好好的做。然後我覺得這樣的話也是其中一個要報恩,小小的報恩的一個機會吧。
四年前,Kathryn飽受肩袖撕裂和腳趾骨折帶來的劇烈疼痛的困擾,甚至連呼吸都能引起疼痛,盡管每天多次服用大劑量止痛藥也無濟於事。菩提禪修給她的生活帶來了希望,經過一段時間的禪修,她的疼痛消失了。她不僅行動自如,還可以輕松地上下樓梯,她又可以充分享受大自然…
我從馬來西亞移民美國十多年了,現在紐約曼哈頓一所大學任教。由於生活的壓力、兒子的叛逆,讓本已步入中年的我身心疲憊;左膝因勞累過度,常常疼痛難忍,被醫生診斷患有韌帶部分撕裂和早期關節炎。
我是一名髮型師,今年三十四歲。之前我有失眠的毛病,往往半夜十二點以後才能入睡;我還患有十七年的便秘和偶爾會犯的胃病。此外,我因車禍傷及脊椎,需要通過針灸和骨科治療來緩解疼痛。
我的二姊是位高學歷的知識分子。不管做學問或做事都謹慎小心,一定要自己仔細研究後才作評價,絕不道聽途說。此前,二姊在友人的介紹下參加了菩提禪修的法會,她極力推薦一本有關金菩提宗師修行與成就的書——《袈裟》。
六年前,通過朋友的介紹,我進入了一家賭場工作。耳濡目染之下,我漸漸地迷上了賭博,到後來更是每天沉迷賭博,以至無賭不歡。剛開始時,還能控制每天的賭注不超過100美元,到後來就逐漸失去了控制,越賭越大,常常一天輸贏的出入就超過2000美元,整個月上班掙的工資都…
初識禪修,是於二〇一二年四月菩提禪修在吉隆坡舉辦的一次法會。法會上,金菩提宗師為大家調理身體,很多人都有明顯的反應和很好的效果。而那天我原本是比較疲勞的,但參加完法會之後,感覺特別精神。
我的背部和腰部進了涼氣,不僅疼痛,還常常感到發冷。九月十六日下午,我有幸參加了金菩提宗師的加持調理法會。師父加持的能量如同一把大火在我背部燃燒,散發著一股股的熱浪,背部感覺很舒服。晚上回去後,所有的不適感統統消失了。
她患有重度憂鬱症,八年來都一直需要服用抗憂鬱藥物。禪修三個月後,醫生診斷她可以不用再服藥了。禪修還讓她與女兒的關係改善了。
Sima(西瑪)從小就體弱多病,甲狀腺失調,使她身體虛弱乏力、精神渙散、失眠和情緒失控,母親的故去更令她深受打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