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戒除了賭癮


願捨    美國白蓮
圖文由美國白蓮菩提禪堂提供

jieduyin-11-01-600

沾上賭癮不能自拔

六年前,通過朋友的介紹,我進入了一家賭場工作。耳濡目染之下,我漸漸地迷上了賭博,到後來更是每天沉迷賭博,以至無賭不歡。剛開始時,還能控制每天的賭注不超過100美元,到後來就逐漸失去了控制,越賭越大,常常一天輸贏的出入就超過2000美元,整個月上班掙的工資都不夠一次的賭注。我成了名副其實的職業賭徒。

隨著賭癮的加深,生活也變得不受控制了。我意識到長此下去,自己的人生將會被毀掉。我痛定思痛,下決心辭掉了賭場的工作,希望自己從此能離開賭博的深淵。可是,工作是辭掉了,但賭癮卻還是辭不掉,賭癮像惡鬼一般,如影隨形地跟隨著我,在我迷亂的心中揮之不去。當時的我,心中缺乏光明智慧的引導,在沒有工作的日子裡,生活變得無所事事,心裡總是充滿空虛,好像總是需要尋找刺激作為生活的樂趣和寄託,人雖然不在賭場工作了,但是心卻沒有跟賭場絕緣。一有空我就跑到拉斯維加斯或者灣區附近的賭場滿足自己的賭癮。結果欠了一屁股債,每天都生活在煩惱和迷亂之中。

jieduyin-11-02-600

參加禪修重回正途

去年春夏之間,我媽媽來美國探望我。當她看到我那迷惘頹廢的樣子,又心疼又生氣。媽媽是早期的菩提禪修的學員,她很早就知道菩提禪修能帶給人們眾多的益處。於是,媽媽把我拉到了三藩市的菩提禪堂,找到了禪堂的住持禪師,請求住持禪師幫助我戒除賭癮,希望菩提禪修能幫助我重新走上正途。

在住持禪師的熱情關心和用心引導下,我開始了禪修之旅。2011年的7月和8月,我先後到洛杉磯和溫哥華參加了金菩提禪師舉辦的念佛班和二級班。每一次參加學習班,對我來說都是難忘的經歷。我的心性提高了,找到了人生的目標和生活的樂趣。隨著禪修的深入,我驚喜地發現,賭癮逐漸在我的心裡淡化了。賭桌上的輸贏,對我來說不再具有吸引力,昔日因為輸贏而帶來的刺激和快感,如今被禪修和幫人的快樂所取代。我擺脫了沉重的枷鎖,重新獲得了人生的自主權,重新找回了生活的輕鬆和自在,我愛上了禪修。除了練習禪修,我一有時間就去禪堂做義工,生活變得充實,在幫人的過程中,我感受到了更多的快樂。

菩提禪修不但讓我戒掉了賭癮,而且還使我的性格變得柔和了。以前的我性子特別急躁,缺乏耐性,遇到不順心的事情時就沒有好臉色給別人。賭錢後就更容易因為輸錢而罵人,所以在家常常跟兒子吵架。參加菩提禪修之後,我的心態有了極大的改變,懂得了凡事先反省自己,也會嘗試從別人的角度來看待事物,用懺悔和寬容心來對待兒子和別人。這種心態的改變帶來了良好的人緣,與兒子的關係也變得和睦了,在家庭生活中找到了更多的樂趣,家裡的事情彷彿一下都變得順心如意了。

在洛杉磯念佛班上,我有幸達成了自己的願望——拜金菩提禪師為師,我獲賜的法名是:「願捨」。當我得到法名的那一霎那,我恍然有所悟:有捨才會有得。我能夠戒掉賭癮,離開痛苦的深淵,不就是因為在捨棄貪欲之後才有所悟、才能夠做得到的嗎?

菩提禪修讓我最終戰勝了賭博的誘惑,讓我找回了迷失的自我,也找回了人生和家庭的幸福。對我來說,菩提禪修不但是我們獲得身心健康的良方,更是獲得人生快樂幸福的法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