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上快樂之路


吳素媚    美國紐約
圖文由美國紐約菩提禪堂提供

我從馬來西亞移民美國十多年了,現在紐約曼哈頓一所大學任教。由於生活的壓力、兒子的叛逆,讓本已步入中年的我身心疲憊;左膝因勞累過度,常常疼痛難忍,被醫生診斷患有韌帶部分撕裂和早期關節炎。

祈請得遇菩提kuailezhilu-14-01

為了治療腿痛,我找了七個西醫、四個中醫和兩個物理治療師,但效果都不大,左膝蓋的內傷反而變本加厲地痛。為了尋求方法減輕疼痛,二〇一二年的大年初一,我連續去了各方寺廟,祈請佛菩薩和神靈指點護佑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在一個廟裡,我看到了菩提禪修的一些禪修見證故事,於是打電話去附近的菩提禪堂諮詢。剛好,有一期三天健康調理班要開課,我立即報名參加,從此踏上了健康快樂之路。

上課期間,我每天享受著在天空中悠閒自在地翱翔;享受著青青大草原滿地的芳香;享受著金菩提禪師強大的能量調理,緊張的神經慢慢鬆弛下來了,並且明顯地感覺到膝關節的疼痛減輕了。

點燈母慈子孝

禪堂的老師和師兄師姐也給我很多幫助,讓我備感溫暖。我情不自禁地會把我生活中的煩惱、疑惑、壓力和委屈告訴他們。而在此之前,我非常要面子,那些心事,我連最好的朋友也沒有告訴過。

在禪堂裡,我也常常會流淚——儘管之前我已經很多年不掉眼淚了。我向師姐傾訴:我那本應在讀大學的兒子不但輟學了,而且多年來和我形同陌路。師姐建議我在禪堂給兒子點一盞光明燈。與此同時,老師和師兄師姐們的愛心善舉無時無刻不在感染著我,我的心態也開始在慢慢轉變,對兒子變得更寬容、更有愛心。這段時間裡,兒子對我的態度明顯好轉了。

他原來經常是帶著不滿,很大聲地關門,現在關門的聲音也小了,也開始主動與我打招呼了;以前他常常叫外賣,就是不吃我煮的飯,現在雖然我做的都是最簡單、最普通的飯菜,兒子卻常常吃得很香。

更令人高興的是,供燈後不久,我的兒子居然重返校園讀書了!

禪修健康快樂

過去,我有口渴的職業病,經常要不停地喝水。上一節課一小時四十分鐘,我起碼要喝三到四杯水,不然口乾得沒辦法講課。

在觀看菩提禪修的視頻時,看到金菩提禪師講法幾個小時都不曾喝一口水,那樣娓娓道來,聲音還能那麼美妙,我就對著禪師的法照真誠地祈禱:希望師父能幫我把這個毛病改掉。沒過多久,口乾的毛病真的沒有了,我現在上課很少喝水,但聲音、喉嚨都沒有任何問題,真是太不可思議了!

另外,過去因為腿痛,我站立的時間不能太久,上課時站立一會兒就要坐下。但現在,我可以站著上完整節課了。二〇一二年的五月二十一日,我因為回中國大陸祭祖的簽證問題和碩士畢業的事情,從早上七點一直忙到晚上八點半,這一整天中,除了中間兩個半小時考試外,幾乎都在不停地奔波。可整整跑了一天,我竟然沒有任何腿痛的感覺。

菩提禪修也讓我變得更快樂、更樂觀、更自信了。現在,我每天感到精力充沛、能量充滿,非常有活力。同事和學生們都說我變漂亮了、年輕了。過去那個急躁又容易上火的我不見了。現在呈現在學生面前的,不再是那個嚴厲、充滿不滿和埋怨的老師,而是鼓勵、誇獎他們的老師,學生們有心裡話也願意跟我講。

學習差的學生,我會任勞任怨地多給他們進行輔導。有一位西班牙女學生,因為四次考試都沒通過,心情很陰鬱。我從她的眼神裡看到仇視的意味後,就在放學後專門留下來給她補習。她的眼神開始變得柔軟了,臉上也有了笑意。當她終於通過了考試時,她含著熱淚激動地說:「I can’t believe it!」(我不敢相信!)

我堅信,將會有越來越多的有緣人投入到禪修裡,得到健康、快樂和幸福!